作为“世界第一”联赛,怎么就出不了一位最顶级球星?

作为“世界第一”联赛,怎么就出不了一位最顶级球星?

英超联赛这么火,为什么就难出“最顶级的明星”?

梅西捧走金球,是欧洲足球先生范戴克的冲击奖杯失败,同时也算是英超的又一次尴尬。这个自诩为“世界第一”,且商业价值和火爆程度确实堪称全球最顶尖的联赛,还是没有等来他们成立27年以来的第3位金球奖得主。而如此反差,不能不让人思考一个老问题:英超联赛这么火,为什么就难出“最顶级的明星”?

此番范戴克惜败,相信不少球迷都会为英超感到惋惜。毕竟梅罗这对绝代双骄统治足坛超过十年,英超球员要想染指金球原本就非常不易。好不容易又有了一位“欧冠冠军领袖”,却依旧是不敌“已入职业生涯暮年”的梅西,这种挫败感甚至会让部分人怀疑进球评选是不是对西甲球员有着特别的偏爱。

然而平心而论,英超金球奖得主远少于同期的西甲,甚至是意甲,这并不算太离谱。毕竟自1992年改组成立以来,英超在欧洲战场的整体表现并没有像他们现在的商业价值那般“傲视群雄”。而意甲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很强势,西甲则更不用说,巴萨和皇马可是卷走了太多欧冠奖杯。

事实上英超球员能够进入金球奖的最后争夺,大都也是因为欧战的突出表现。2001年欧文夺魁,身上的“五冠王”标签之中就包含着联盟杯的冠军;而2008年的C罗更是贵为欧冠冠军得主,当时还在曼联的他帮助红魔在莫斯科的雨夜击败了决赛对手切尔西。

显然“欧战强才能有金球”,但这一论断也会引来另一个疑问。因为英超有欧战突出表现的年份可远不止2001和2008。1999年曼联夺魁,2005年利物浦称雄,还有2012年创造意外的切尔西以及眼前的利物浦,这些欧冠冠军得主可是都没有产出金球先生。

不过如果稍微回顾一下,却也不难找出一些英超的劣势。比如今年,范戴克虽然被英超球迷尊为“世界第一中卫”,但在利物浦,他能不能算绝对的旗帜性人物却还不太好说。很多时候红军需要依靠的是马内和萨拉赫,这些强力队友分走了选票,荷兰中卫自然也就不会像梅西那样突出。

事实上类似的情况在1999年和2005年也都曾经出现过。当曼联创下三冠王伟业时,贝克汉姆也只是位列金球奖评选第二,输给了巴西人里瓦尔多。那次评选罗伊·基恩排第6,约克和斯塔姆分别排第11和第12,包括舒梅切尔、吉格斯和安迪·科尔也都得到了选票,足见这支冠军球队缺少最绝对的巨星人物。而与此同时,巴萨却只有里瓦尔多和菲戈两人有选票。

至于2005年,带队上演伊斯坦布尔奇迹的杰拉德只在金球评选中排名第3。他得到的分数甚至略少于另一位英格兰中场兰帕德。但那一年切尔西的95分英超夺魁的确也非常耀眼,而兰帕德的风格类型又和杰拉德非常相似,二士相争(实际还有特里、马克莱莱等多人分走选票)的结果就是让巴萨的罗纳尔迪尼奥轻松捧走了金球。

这里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那就是英超缺乏足够多的顶级技术型球星。无论范戴克、兰帕德、杰拉德亦或者是贝克汉姆,他们的团队属性都相对比较重,要放到整体中去才能完全显现出实力。不似里瓦尔多、罗纳尔迪尼奥和梅西这样的人物,天生灵动又技巧非凡,很容易就能把聚光灯从周围聚集到自己身上。

至于为什么这种人物在英超偏少,最重要的因素恐怕还是他们并不愿意来到英超。纵然这里的俱乐部财力雄厚,论花钱能力恐怕只有“西超”双雄和后来的土豪巴黎圣日耳曼能够超过,但语言、生活环境以及足球风格等等因素,都决定了英国不是大多数最顶级技术流球星的最佳选择。

诚然,在今天的英超赛场上,我们也能够看到一些堪称艺术大师的球员,比如能在对方禁区绣花的大卫·席尔瓦,又或者长传技艺出神入化的德布劳内,但他们可以说是来到英超之后才成为顶级的,是英超的再造产品。不似小罗在巴黎圣日耳曼已享誉世界,再加上2002年世界杯的精彩表现,才于2003年入驻巴萨。而在西甲的几位金球先生中,C罗和莫德里奇则都在是达到顶级水准之后,反而离开英超跳槽去了皇马。

很难直接买进“金球候选”,通常情况下只能自产,英超在这一最顶级个人荣誉的争夺中自然居于劣势。其实1956年金球奖设立之后,英格兰球队成员最初的夺魁次数倒也不算太少。但英超成立之前,无论斯坦利·马修斯(1956)、丹尼斯·洛(1964),博比·查尔顿(1966)还是乔治·贝斯特(1968),他们可都是英国国籍的球员。如此说来,英超要想成为金球奖的“常客”,未来还是得看本土球员的发展?

最均衡团队注定难夺大奖?

此前非大赛年金球奖多半归属欧冠冠军的“潜规则”,在2019并没有继续生效。尽管从金球奖陆续公布30人名单起,范戴克、马内、萨拉赫、菲尔米诺、阿利松、亚历山大-阿诺德、维纳尔杜姆7人入围的盛况,似乎预示着利物浦球员又将重现欧洲足球先生评选时的大获全胜。然而红军的“全面包围”,仍未能阻止梅西“溃围而出”。某种意义上,红军重蹈的正是当年西班牙队和德国队缺少绝对突出的个体而无缘金球的覆辙。

事实上,早在8月29日的摩纳哥格里马尔迪会展中心,相似的一幕就曾发生:在欧足联欧洲足球先生颁奖礼上,范戴克固然以305分的较明显优势,力压207分的梅西首次摘得这一荣誉,不过不容忽视的是,前10中有4名利物浦球员,阿利松、马内、萨拉赫分居4、5、6位,得分分别是57、51、49,总计已过范戴克总得分的一半。但彼时红军大包大揽,多数球迷并未将这一情形放在心上。

然而时隔仅3个月,风向的变化令原本志在必得的范戴克着实始料未及。其间固有梅西复出后神勇发挥、以及长年以来的情怀加成,但毫无疑问,“分票”才是范戴克无缘金球的最大障碍。最终结果显示,2019金球前7名中,包括范戴克(第2)与马内(第4)、萨拉赫(第5)、阿利松( 第7)4名利物浦球员!如果队友们的得票能有一些匀给范戴克的话……

范戴克的遭遇,也和2010年的哈维、伊涅斯塔,2014年的诺伊尔颇多相似。彼时西班牙和德国均贵为世界冠军,但两队同样以整体均衡著称,这也使得队内多名明星球员虽然获得金球提名,得票率却着实平庸。

2010年的斗牛士双核,一个7场持续稳定输出,一个则有决赛加时绝杀的巨大加成,但评奖归根结底仍是竞争关系,最终伊涅斯塔17.36%、哈维16.48%的得票率,也证明两人的支持舆情难分伯仲,而除此之外,前10中还有卡西利亚斯(2.9%)、比利亚(2.25%)、哈维·阿隆索(1.52%),10名之外还有普约尔(1.43%)和法布雷加斯(0.22%),7人得票率总和,早已轻松碾压梅西(22.65%),然而这届具有开创意义的世界杯之旅后,西班牙队再未重现这一历史高峰,一众名将固然冠军等身,金球却是可望不可即。

相似的情形也发生在2014年,那次被队友“打劫”选票的诺伊尔,最终得票率15.72%在三甲中垫底,与梅西的15.76%相差不大,但只有C罗(37.66%)的一半不到。可在“小新”身后,得票率5.42%的托马斯·穆勒、2.90%的拉姆、1.43%的托尼·克罗斯、0.84%的格策、0.57%的施魏因斯泰格……25人名单中的6位世界冠军成员都有选票,看似皆大欢喜,实则也错过了终结梅罗时代的最佳窗口期。

除此之外,像2018年世界杯冠军法国队、2001年和2013年欧冠捧杯的拜仁等球队,同样更多是依靠团队力量,队中缺少绝对突出的单一领军人物,这也导致他们的球员难以问鼎金球。

本世纪以来,奇数年金球得主却并非欧冠冠军的情形,在今年之前出现过4次:2001年的欧文、2003年的内德维德、2005年的小罗、2013年的C罗。同为利物浦的代表,比起18年前联赛和欧冠一并欠奉,靠着联盟杯、足总杯、联赛杯、慈善盾、欧洲超级杯等一系列“毛票”化零为整的欧文,范戴克无疑是不幸的那一个。

更令荷兰人略感尴尬的是,此前10年的欧冠冠军中,发生了2次金球三甲有其二的“大包揽”,而实现赢家通吃的,恰恰是利物浦上季欧冠脚下败将巴塞罗那(2011年金球奖梅西铜球奖哈维,2015年金球奖梅西铜球奖内马尔),而今,赢了团队却输了个人的利物浦,恐怕又是几分不甘在心头了。

文|闫羽 杨健

编辑|德库

美编|婷婷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ryptodira.com

About the author